纸背兄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天的天,总是那么煽情,春天的夜,总是那么多梦,而梦去的又是那么特别的迟。
我不愿意醒来,因为我知道当我醒来你就会又一次独自远去,我更害怕醒来的再一次“午夜惊魂,更是泪湿枕,别是遗憾不见人”…….
兄弟,在一个月前我就已经知道,我将会永远失去你这个“仁直”的弟弟了。那些刻骨铭心的伤痛,我曾天真地以为我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渐渐忘记,只是我忘了,有些人、有些事是注定一辈子都烙在脑海里,无法忘却…….
无眠,凝望黑暗空气中你清晰的身影,浮现你那些无法继续的遗憾,还有侄女那纤弱如一团柔纸般的跪姿,莫明中一种悲凄袭来,不禁潸然泪下。
兄弟,想你,泪如纷雨;兄弟,想你,思绪如绵。
春天的夜,总是那么黑,黑得除了你以外我将一无所见,黑暗却将你的一切一切映得那么清晰,清晰得能让我看见你挥动的指尖以及你在夜风中微动的发丝,兄弟,一个月已经过去了,你的样子还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挺拔,还是那样的.......
   回忆总是那么奇怪,你越是锁紧的往事,就越会在你不经意间偷偷遛了出来,一直以来都不敢触及那残酷的往事;却在这个多情的夜里连接得是那么的绵长,那么的细腻。
一月前,暖冬而多雨得季节,谁曾想刚及“而立”的你,正是如日中天、雄心壮志的青春年华时候,会沉舟折戟、止于病魔;谁曾想,在我的人生多事之际,却又得到的是你病逝的消息;谁曾想到,我们那次的冬至聚会却是向你永别。
  兄弟,你这般匆匆而去,可知有谁能抚慰你那双亲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那种哀痛欲绝的悲恸?可知有谁能抚平你那呀呀学语爱女的那种潜在伤痕?你可知有谁来延续你那未完的颗颗夙愿?你可知有谁会再陪我共袅烟、醉同堂;共叙曾经工地旧事、畅谈一起打工生涯?兄弟,这一切的一切,你可知?
夜无眠,起身,就着残月的清晖,很想“斟一杯黄藤老酒,焚一柱虔诚艾香,任零零碎碎的记忆重叠,任或近或远的情谊涌动。
何曾忘记,当年你、我在无锡同甘苦共患难的工地情结;那时候我们一起在无锡我们一个远房表叔的建筑工地上面打工,虽然我是你哥哥,但是那时候的我处处总是显得那么纤弱,那么无所适从,是你对我的处处照顾。花钱如流水的我总是常常囊中羞涩,可那时的我却又是那么的骄傲,是你每到工地下班的时候总带着我去那些夜摊上,咱们一人一个油油的鸡腿,一人一口廉价的啤酒,在马路的路牙上笑谈他人的脚大脚小、高矮胖瘦。
  何曾忘记,当年你、我在上海挥汗如雨的那一刻…….
  何曾忘记,曾经你、我的窘迫潦倒,靠着变卖口粮狼狈回乡的情节…..
  何曾忘记,我和姐夫最后一起去看你的情景,你小子就是“爱面子、死支撑”,其实那天我就能看到你和我们一起上楼梯那吃力的样子,也看得出原本你那青松般伟岸的身躯因为化疗而渐变弯曲,可你总是那么笑对我们,自己还美其名曰:“你在和上帝打赌、和老天抗衡”……
  一切中的一切,让我们何曾忘记,一切中的一切,又让我们如何能忘。而如今,却是“遍插茱萸少一人”,怎不让哥哥我心如刀割呢?
  花开花落无常的梦,缘聚缘散轮回的痛。我以心为笔、拭泪作墨,在苍茫的天际写下对你的哀思。只是,世间何物能承载这份空惘的惆怅?茫然无措的我立在萧瑟的晨夜间,仰望着静寂的晨星,默默地为你祈祷,兄弟,天堂的你是否孤寂?是否也是在想着那些同样想着你的人?但是我相信天堂里的你一定是再也没有疾病的阴影,也相信天堂里的你一定会再用你那青松般伟岸的身躯将你的青春继续演绎!
  也许多年以后,我的悲痛会逐渐淡去。但永远也散不去上帝赐给我们曾经的手足情谊,这永恒的情谊,一如这天堂来的风儿,安慰着思念你的人依然悲伤的梦。
只希望这绝望更无望的思念,让每个梦醒时分不再有泪。
  尔后,冬去了,绿浓了,人老了,天堂也该近了。
                  -谨以此文纪念天堂里的兄弟:周青松
                                                      2007年3月1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