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那些事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5 21: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些事儿
               爱情顺利时,它非常地甜蜜,让人心旷神怡;当爱情遇到挫折时,它又非常地苦涩,让人痛苦万分。
               常春正在用毛笔往一张大白纸上抄写本班一名同学的作文,用做班里的墙报。老实说他的毛笔字写得不怎么好,但是他一笔一画很是认真。崔英过来了,她说,常春,你到隔壁的二班去一下,有人找你。嗯,哪一个?常春问。你去就知道了,崔英答道。哦!常春放下毛笔,向二班走去。里面只有一个女同学,常春不认识。他就退出来了。自言自语道,哪个找我?那个女同学说,我找你。可是……我不认识你呀,常春说。现在我们不就认识了吗?那个女同学笑着说。你找我有什么事?常春问。没有事就不能找你了吗?可是我在抄写东西,班主任叫我今天尽快抄完。你们老师也真是的,星期天也不让你休息,还大老远地往学校跑。那个女同学不满地说。没事,常春说完就回到一班,继续抄写。崔英又过来了问,你怎么回来了?你开什么玩笑,那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不认识呀?那我给你介绍一下她吧,她叫王兢。你别添麻烦吧,常春打断崔英的话。是的,她是叫王兢,兢兢业业的兢,这个名字不错吧?她父亲是场部的副场长,出门有小吉普车坐,小吉普车哎!是啊!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常春边抄写边说。她想和你做朋友。我们是同一届的同学,自然是朋友。那你同意了?我同意什么?是你自己刚才说的,你们是朋友。是啊,我们不都是朋友吗?我们大家既然是同学,也当然是朋友。崔英一撇嘴,我知道,你喜欢杨西。杨西有什么好的?她不就长得漂亮吗?她走路一拐一拐的,就跟腿有毛病似的。你呀,你省省心吧!常春抬头看了看崔英。崔英哼了一声,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不就是班长吗?还是个副班长。嘁!王兢,我们走,不识抬举。常春抬眼瞅一瞅她,你识抬举,你还是“举人”呢!就怕你举不起来吧?崔英气得拾起地上的一团纸向常春砸去。常春很是生气,他瞪大眼睛说,你别胡来哦,这字还没有干呢,你这人,真是的,讨厌!
        旁边的另一个女同学李昕笑着说,你别介意,崔英她就是这样;我们场部的人都了解她。是啊!她是有些搞不清楚,常春不满地说。李昕走过来问,你快抄好了吧?快了。李昕站了一会问,你有个哥哥吧?我有两个哥哥,常春答到。哦,常青是你小哥吧?是的。李昕接着说,我听我哥说过,我哥跟你小哥是同班同学,你小哥的小名叫小二黑?李昕抿着嘴笑了。常春也笑了,其实我小哥他也不黑,就是小时候人家这么喊,大家喊习惯了,也就这样喊下来了。是的,我看你小哥也确实不黑,李昕说。这时班主任走进教室来了问,常春可抄好了?好了,老师。你把这张画贴在墙中间,把你抄的文章放在画的左边。胡平,你的也抄好了?抄好了。你抄的放在画的右边。我来看看,画的上下空出来的一些怎么办呢?常春说,老师,空出来的上面一部分正好写墙报的标题,下面写一句名人名言或者格言警句不就行了。老师一拍手,对!就这样。下面写什么格言呢?“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做舟。”不错,就写这两句。上下两部分都要用红字来写。胡平,你来写,你的字要好一些,老师说,这一期的墙报搞得不错,虽然是头一次,星期一同学们看到一定会吃一惊。你们几个都辛苦了,常春你先走吧,你家远。好的。常春就走了。
         (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21-4-13 10:5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到星期六了,大家都盼着这一天呢,俗话说“过了礼拜五,还有一上午。星期六下午只上两堂课,上完就放假了。正好初二一班星期六下午第二节课是自习课。班主任平时都会过来监督,这一天班主任她有事,就让常春坐在讲台上。老师吩咐同学们,作业不写好,不准走,写好了,让常春检查一下再走。大家都在忙着埋头写作业。常春也是一样,他象个小老师一样坐在讲台上写作业。没有多久,许多同学都写好了。一开始,常春还认真地检查,到后来,他也疲乏了,就随便看一看。逐渐地教室里只有一小部分同学了。常春有些着急了,他就催促说,你们都搞快一点,你们不想回家,我还想回家呢。这时,杨西说,我写好了,我也走了。常春说,你等我一下。杨西说,我不管,我先走了。杨西在慢慢地收拾着文具,整理书包。正在这时,李昕从外面走到门口笑着大声说,常春,我们俩是亲戚。常春一楞,我们俩是什么亲戚?我是你嫂子,李昕笑着说。常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什么?胡扯,你怎么会是我嫂子?坐在教室后面的杨西接过李昕的话茬说,那,我们也是亲戚。李昕不解地问,我们是什么亲戚?你不是说你是他嫂子吗,那我就是你弟媳妇。杨西笑着歪着头对李昕说。这时教室里的同学哄地一声,立刻就炸开锅了。有人说,我告诉班主任,你们在谈……恋……爱。沈红大声笑着对杨西说,你说是他弟媳妇,就是了?还不一定是谁呢。旁边的一个男同学紧接着说,那……是,也可能是你沈红呢。男同学向常春挤挤眼,常春眨巴眨巴眼说,你们在说什么呢?我都让你们给说糊涂了。另一个男同学大声地笑着说,你一点也不糊涂,你是在装……糊……涂!大家都笑了。又一个男同学打趣说,去!你不懂,这叫什么?这叫浪……漫……,浪……漫……,你懂不懂?常春被同学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去去去,别胡说了,你们都搞快一点,别在费话了。常春一看班上只剩下三四个同学了,他也不干了,他背起书包,也遛走了。他临走时对还在写作业的几个同学说,班主任要是问起来,你们都说我检查过了,知道么?那几个写得慢的同学也不好意思,你放心,哥们不会出买你的;你够意思,我们也不会忘记的。杨西和常春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们边走边聊。杨西问,常春,你父母好象不怎么喜欢你。常春问,你怎么这样说?杨西说,你看,你小哥穿得那件灯心绒衣服多好看呀,你却没有。哦,是这样的,本来那件衣服是给我买的,可是我穿得太大了,就给我哥穿了。我妈说,等我长大一些,就给我穿。那你妈不会再买一件给你,杨西说。哪儿……那么容易!那一件灯心绒衣服,好贵的,还不好买,人家说是要“券”的。什么券?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很不容易买到的,是我爸托人到上海才买到的,常春解释说。哦,是这样的。杨西自言自语道,你以后要上大学吧?我是这么想的,不上大学我上学干什么?常春肯定地说。可是,我可能上不了大学,杨西忧郁地说。那也不一定,到时候在说吧,常春安慰她说。一说到会让他们俩分开的话题,他们都没有了办法,他们都沉默了。走到分手的地方了,他们说了一声再见,就各自往家走去。
              (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2021-4-13 11: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青春,如花的岁月

青春,如花的岁月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转眼到了初三上半学期。常春一天下午刚走进学校的大门,就被班主任喊到办公室。老师给他看了一份《安徽日报》,上面有篇关于中国科技大学招收少年班的文章。老师说,你到高一的时候,我想让你参加高考,那时你正好十六岁,如果分数可以的话,你很有可能考进科技大少年班。常春听后沉吟了半晌,他心里有些犹豫,可是……这样的话,我的一切生活规律都要全部打乱了,这个……恐怕……。他还没有张口说完,班主任就打断他说,我知道你有顾虑,我们可以把这个过程当着一个试验;即使不行,也不会耽误你考大学的,大不了,你在高二再考一次大学,这没有什么。你现在可以自己抽空学习高一的课程,正好你哥有高一的书,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提出来,我帮你找老师。常春又喃喃地说,这个……我恐怕……。老师再次打断他的话,这件事我已经对学校领导说过了,校领导也十分赞成我的这个想法。我觉得你可以尝试一下,你不要有什么压力,你就把它当作一个实验。比你高三届的一个大哥哥就是高一考的大学,这个人你大概也听讲过,本来他高一就可以上大学的,当时还没有办少年班,他觉得高二的课程没有仔细学过,他想上完高二再上大学,这样基础扎实一些;要不然,他高一就可以上大学了;所以我也想让你试一试。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好吧,你可以走了。常春张开嘴想说什么,老师阻止他说,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有难处,这没有什么,克服一下,不就是一个试验吗?它也不会耽误你考大学的,好吧,我们就这样定了。常春走出班主任的办公室,他觉得自己好象被绑架了;可是他回过头来转念一想,中国科技大少年班,那是多么令人羡慕呀!他又非常向往这个宏伟的目标。我行吗?还是试一试吧,对!试一试就试一试。
        一天放学了,常春和同学们一起走着,一个同学就问,常春,你可以呀,你在自学高中的课程?常春就反问,你听谁说的?我们班主任在二班上课时说的,二班的人告诉我的。你真可以呀!我……。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就这样,班主任在各种场合说准备让常春考科技大少年班。这个消息就象长上了翅膀一样,没有多久,所有的人都知道了,常春他不学也得学,目前的形势在逼迫着他。常春又一次感到被绑架了,他还说不出来。于是他也只好利用业余的时间来自学。自学,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不那么容易了。那不是一门功课呀,那可是七门呀!这可真是太为难他了。
        (未完待续)
 楼主| 发表于 前天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短暂的彩虹

短暂的彩虹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