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庐江——老母鸡汤洋米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1 19:14:4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位于江淮之间有座小县城,当地的人们口中统称的大庐江。每天日出夕落的时候,乡镇还是城内,每天早晨起床迷迷糊糊起来的娃娃们,被大人催促着吃过早饭,背着探索知识海洋的书包,步行的,坐车的赶往学校。家有上班一族,已经分化成二个类型,喜欢自己下厨的,用厨房里的十八般炊具,拿出早起炖好的排骨汤或是老母鸡汤,抓出市场买回来,还有农村老家带来得的庐江顶配——泡好的洋米面。说起庐江洋米面,全国一圈数下来,从小吃到老,痴迷于此道美食,估计找不出第二个地方。炖汤用的老母鸡,最好是农家饲养三年吃稻谷的长大的,炖汤用的排骨,最好是农家饲养一年吃米糠剩饭剩菜长肥的土猪,从幼儿开始,上到耄耋之年,都熟悉这么一口从小到老的美味。
儿时的农村,一般早稻新米收割后,家家户户都会加工百八十斤,做好后留着一直吃到下半年晚稻收割后,再次加工这道干粮美食。用家里大水缸泡上几天,等新米发酵。此项技术,估计现在年轻人都不太会了,泡制洋米面非常讲究技术,太早加工,米质不软,太迟加工,米质馊坏。家里一般在蒸米面的前几天,邀请家里亲戚和邻居过来帮忙。加工洋米面用的石磨子,现在在农器具展馆看到那种圆圆的上下二层麻石块,我每次看到,胳膊都不由自主的感到酸胀疼。蒸米面的这天必须要天气晴朗,要是不走运赶上阴雨天,只能推迟蒸面时间。每家蒸面的时候,都赶在孩子们放假的时候,可以帮忙晾面,翻面,收面,卷面。早晨的时候,家里大人一早就把泡在水缸的米,捞出来用米箩到池塘边淘干净沥干。请来帮忙的亲戚和邻居也一大早就过来,洗好的石磨子,就像古代战场上的弹箭架子一样,木制的丁字架,一头细细包铁的插在石磨子伸出的木缝间隙洞里。加工米面最重要的一个环节,米加工成水米糊,吱吱呀呀,推磨拉磨,每次添加一勺米,必须添加适量水混合才能出稀稠的水面糊。推磨拉磨是个体力活,需要二三个人协助才能完成,孩子们往往这个时候被大人拉住帮忙在边上协助推磨,搭把手也省不少力气。现在这个石磨子磨面已经被电磨子代替,人要轻松很多。重要的第一环节完成后,土锅土灶架上柴火,站在锅台边的蒸面的人最显功夫,二个长方形的面盆,架在大铁锅水面上,利用水蒸气的高温的把水米糊熏熟,火候不早不晚,起盘,起面,倒面,再舀面,抖匀面盘里的水米糊,再放到铁锅沿边,说话功夫也就在一眨眼之间,作为旁观者的我们,看的一头雾水。孩子们一般站在锅台边等着一道美味出来,头几锅毛面都是孩子们最爱的一道美食,刚起锅的毛面,蘸点红糖,新米的香气夹着红糖的甜味,这道美食已经融入庐江老幼的记忆深刻,今日再回忆,味蕾的深处一下子冒出口水,而我最喜欢干吃,或者加点香油调好的冬花菜夹在里面,一口下去,当年觉得就是人间最好的美味。
女儿出生的时候,母亲和岳母在家,加工了上百斤洋米面,早,中,晚,我把这道美食研究个透彻,而我也跟在后面,尝了不少的丝刮汤,为此身材极具变形增加体重。女儿出生后,胃口不好,米饭不怎么爱吃,岳母一如既往地逢年过节还做手工洋米面给我们,每次家里做这道美味食物的时候,女儿都能饱食二碗。十一年过后再到老二出生的时候,我又重新拾起记忆,不但继续把老母鸡汤洋米面和排骨汤洋米面发扬光大,还结合广东的肠粉和湖南的炒粉技艺,把这道庐江经典传承下来的美食,增加了肉丝青菜炒面和蚕豆酱肉丝拌面添加到我家的食谱之中。娃娃只要听到我中午点第二天早上洋米面,就知道我要下厨房做早餐。一种幸福,不需要太贵,生活在庐江,一种口口相传的食物,不是太稀有的食材,传承父辈们做出来的美味,心里那股柔情,每次就在早晚吃老母鸡汤下洋米面呲溜一声中回味无穷!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发表于 2021-6-2 12:43: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母鸡汤下面,那可是一道美食呀。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楼主| 发表于 2021-6-3 08:44: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庐江本地人喜欢这道美食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